当前位置: 首页>ext评论>浙江ext评论作品评论
0
浙产ext作品评论(32) 郑春霞:返乡----逃亡之旅抑或是诗意的栖居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发布时间:2020-09-30

浙产ext作品评论(32) 郑春霞:返乡----逃亡之旅抑或是诗意的栖居

 

2019年,由我主编的《你几岁,我就几岁——100个中国妈妈的育儿故事》集结了中国100位从事各行各业,二三十岁到七八十岁年纪不等的母亲们朴素生动又别具一格的育儿故事。其中一位便是蔺桃。她写的是《我在美利坚乡下育儿》。彼时,她随着刚考上佛罗里达大学博士的先生,两人还顺便带上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轰轰烈烈、两手空空地奔赴美国。我倒也不觉意外。蔺桃向来是一位很能“折腾”的女子。她曾经是一位媒体人,之后辞职去台湾读研,她是第一批赴台湾读书的大陆学生。在读书、生孩子的同时,她也没闲着,采访、做义工、写公众号,陆续出版了《陆生元年》《藏在小日子里的慢调台湾》等书。

所以,这一次她又“折腾”出了《三十岁,回乡去》一书,我依然不觉意外。据蔺桃自己介绍,她从2014年就开始深入了解祖国大陆的乡村和在那里深耕返乡的人们,并忠实记录他们返乡、创业、生活的故事。历六年之久,集珠成串,凡二十则,一一收录本书中。这二十则返乡故事都是活生生的原生态的事实,就它的质地而言,甚至可以说是朴实而粗砺的。但同时你又不得不承认,他们的非虚构故事真实不虚又浪漫诗意。

比如,35岁第一次扛起锄头的杨阳,你很难想象她大学念的是广告设计,还在上海一家影视公司做过真人秀节目。当然,你也不难想象,返乡种菜,刚开始她总是受挫,土豆种下去,过了四个月才有一点收获,数量还抵不过当初做种子埋下去的量。在外人看来,都这个年纪了,不想着结婚、生小孩。想的是“要用蔬菜瓜果疗愈地球也疗愈人心。”

比如,坦言“自己的身体里住着两个她,一个是野兽,一个是尼姑”的桃二,厌倦城市的繁华、喧闹,回到杭州富阳老家,守着一块茶山,关心茶叶的收成与销量,自我了悟般放下“野兽”的闯荡,回归山林的禅定、安宁。

比如,辞职卖荔枝的文学青年陈统奎,他与另外三位在农业不同领域精耕细作的年轻人组成Famer4”,在上海、北京和深圳举办千人演唱会。还踏上了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的舞台,唱《流星花园》的主题曲,向全国人民兜售自己的农产品。

……

 

 

这些三十加的大龄青年们,几乎有着一个共同的经历:从小在农村长大,通过自身努力跳出了农门,在大城市打拼数年之后,重新回乡务农创业。可能在传统或世俗的眼光看来,返乡无异于逆行。那些祖祖辈辈土里刨食、靠天吃饭的乡亲们不会忘记农业社会带给他们的痛苦的烙印:干旱、水涝、虫灾、饥荒……就算风调雨顺、庄稼丰收,这点农产品也值不了几个钱。年年岁岁,田间地头,哪有城里人空调吹吹体面、安稳?返乡不是等于回来找苦吃吗?那么当初辛辛苦苦闯到城市去又是为哪般?

相信每一个返乡者都做过这样的哲学思考:“我当初为什么要从农村出来?我现在为什么要回到农村去?”是城市呆不下去了吗?还是农村更有吸引力?在蔺桃所讲述的二十则故事中,不得不说大多数都有逃亡的倾向。比如,卖掉北京的房子,定居在老家明月村的夏莉莉,她希望她刚满周岁的孩子能够在自然和乡邻的爱里长大,而不是像城市里那样,钢筋水泥,邻居都不认识。比如,在上海做设计的王求安,他办公室的隔壁就是身价百亿的盛大总裁陈天桥的办公室。但他抑郁的是,赚再多的钱也会感觉自己没有痕迹,没有存在感。于是他回乡做了乡村建筑师。比如,在城里做着专业对口的工作的许著华,他感觉不到生命内在的热情,但日子还是这样过着。直到爷爷的过世唤醒了他的还乡梦。他开始醉心老手艺、古建筑和佛学,他回乡做了拓印传习人,成立了文创品牌“石将军”,做起安平书坊的掌柜。

……

 

 

逃亡返乡的青年们是勇敢的,也是智慧的。他们受惠于农村,同时用自己的才学和创意反哺农村。出来时是头顶梦想与理想的农村少年,回乡时已是知识加身的青年。在城市的打拼和历练,必将成为人生中宝贵的精神养料回归于农村的梯田和泥土之中,在这沃土里将长出的是新一代知识青年们回馈乡土和乡亲们的累累硕果。他们也必将成为城市与农村最好的桥梁和纽带。

比如,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的高材生,陈茹萍遇见爱情,一起回乡盖了座山野间的房子,也在乡村里推出了她的自然美育理念,除了书店、咖啡店、花店等,还有线下美学课程培训。比如,返乡务农、下乡养儿的于建刚,为了挽救最后的蚕丝手艺,在自家老屋和五亩桑林里,开设丝绸手艺学校,让这门古老的手艺能够在新农村得以传承。比如,走进大山里的设计师张雷,把村民们遵循传统物候耕种、收获、饮食的生活方式搬到了上海世博馆,让村民骄傲地走上国际设计展。

 

在这里该隆重说说蔺桃书中的第一则也是我的作家朋友周华诚回乡种田的故事。早在2013年,他就策划了“父亲的水稻田”众筹活动,打算花一年的时间全程记录父亲在衢州老家用古法种植生态水稻的过程,让更多的城市人“一起见证从一粒种子到一捧大米的过程”。这个活动一直延续至今,每年都有不少的城里人带着爱人和孩子跟着周华诚来到“父亲的水稻田”插秧、种田,体会稼穑艰辛,也收获割稻子的喜悦。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感受久违的土地气息,找回亲耕亲种、自食其力的自豪感。

无论是荷尔德林阿尔卑斯的夜依然晴澈,浮云,凝聚着喜悦,将空谷深锁。轻嬉的山风,飘忽无定啸傲着一缕幽光,从冷杉垂落,倏然隐没。 还是刘亮程我一回头,身后的草全开花了。一大片。好像谁说了一个笑话,把一滩草惹笑了。我正躺在山坡上想事情。是否我想的事情——一个人脑中的奇怪想法让草觉得好笑,在微风中笑得前仰后合。有过乡村生活记忆的孩子们——嗯,无论过去多久,我们都是乡村的孩子——总是在不经意回头时念念不忘乡村的诗意和美好。有了越来越多的知识返乡者,我们有理由相信,农业文明不会消失,我们曾经有过的在大地上诗意的栖居的梦想也能够重新实现。

所以,我要感谢蔺桃在此书中带着媒体人职业操守的“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般的平静叙述,又兼具作家的生动和敏锐的剖析与评点。感谢蔺桃在不动声色之中给予我们亮的光点与美的念想。 

 

 

 

 

郑春霞,教育学博士,儿童文学作家。浙江省作at常委会委员,浙江省ext评论at会员。著有《中国妈妈的亲子课》《中国妈妈的唐诗课》《中国妈妈的国学课》《中国妈妈的文学课》《卡通老妈》《爱上学的小快快》《你几岁,我就几岁——100个中国妈妈的育儿故事》等书。    

下载龙八国际官方网站火狐体育平台赞助万博体育matext手机登陆钱柜手游下载安卓版
网站地图